:D

〔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〕
Three virtual personalities
宁/兮/浔√(Catherine)
坐标2020江苏高考
目标是政治学+历史系的文科(大佬?)
若有意请负责到底

追梦者

    酒桌上觥筹交错,男人和女人,以夜幕为背景的舞台上,交谈甚欢。女人目光在饭菜中挑拣着,伴着男人手指的跳跃,指点城市街角的一片江山。


男人有个上学的儿子,大抵也是如此,让她对女人的女儿十分熟稔,招呼着让她多下筷。“你就是我们的希望啊”他倾手倒了杯黄酒,一手抱胸,一手闷灌。女孩坐在他对面,似笑非笑。


成年人的饭桌上究竟有什么,性,金钱,又或者梦想?女孩没有胃口,饭店里满溢的烟味属实让人有些烦躁。她望着窗外,那可以清晰地看到餐桌的影子。股票,房价,家庭......已经熟悉的话题一个个跳入女孩的耳朵,大脑一片混乱。她开始试图藏起来,离开,离开这个令她窒息的世界。

   

女孩喜欢看小说,长辈越不允许,她看的越起劲。书中世界谁不喜欢呢,只要努力就能获得的成功谁不想要呢,更别说金手指和美妙的爱情。爱情,会醉的梦啊,它是披着羊皮的狼,是诱惑夏娃吃下禁果的毒蛇。现实和文字碰撞交叉,噬梦者在次元的边界蛰伏。


喜欢一个人,或是一门学问,可以很久很久。

在女孩还太过年轻的年龄,梦还有足够的实感。骄傲的话语啊,是敏感的心的铠甲;社交网站上燃烧的流量啊,是女孩的新衣。新的,是的,一切都是新的。担忧的结局没有落地开花,一切都似乎胜券在握,和梦想只差一张车票的距离。但也就是短短的时日,热情逝去,人不再入梦,学问也只成了压在身上的科目,怨恨也就在一瞬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
“一个太过平凡的人太不不平凡的故事,也是心灵空虚的人们痛苦的集合,是我们还没接触过的那个世界。”女孩敲下这几个字,笑得有些疯狂。


女孩想挣扎,想要恣意地活着啊!她要在最好的年纪,活出当年最羡慕的样子啊!历史又如何,谁会再向往过去的点滴,而不向前看?新闻又如何,究竟是什么蒙住大众曾皎洁的双眼,谁又在真真假假的“故事”里沉沦。文学又如何,谁又能如梦般活在自己编织的墨迹里,活出物质感。世间走一趟,谁又能评判谁的一生?是谁的流浪,是谁的谎言?


女孩想起四百多个太阳日后的战场,心中突然又冒起目前不切实际的梦想。“如果人生是一道证明题,你自己,就是最好的答案。”这已经成为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,是虚假的希望,也是她成为成人的第一扇门。


为什么呢,因为成人是这个世界上面对挫折最老练,但最禁不住梦诱惑的人群啊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:D | Powered by LOFTER